冰糖橘子

!!合志招募!!求你们看看我!!

求各位看看我!!!一个关于山海经神兽的合志的招募!!!!!!!我血书求你们看看我!!!

然后再招募一个画手!!黑白稿

有感兴趣的务必私信我,或者加我QQ1242062824

拜托了!!如果你们加入了,还去cp23展的话!!我给你们买奶茶!!

p.s.现在奔爷不可怜了,有人认领他了!!可怜的依旧是我!!请各位太太们!!来看看黑白稿的插画!!身体比例要正确!会画场景的!!

爱你们!

合志招募!求你们看我一眼!!

发个合志的招募,围绕着山海经的碎片发生的主角团七个人的穿越故事,现在想招写宫主,大奔,莎丽和达达的文手!!!如果对山海经这种感兴趣的话!!请务必私戳我,我来和你详细讲讲这个脑洞!!拜托各位看我一眼!!/可爱/可爱

小时候看紫兔死去的那幕,是我记忆中第一个泪点。

来着绝别的微笑与没有滑下的泪水,那个时候我想,她一定回过头看过她最爱的宫主离去的方向。

她祝福着她的小宫主,一直默默在身后追寻着,看着她的背影。

也曾想过永别时会用什么样的话语,最后还不如一笑而过。

单人向的侦探集--跳跳篇(一)

  1. 感谢你打开这篇文章。

  2. 我爱着这个圈子好久了。

  3. 逻辑啥的,我尽力去圆和写了,欢迎指教。

  4. 爱你们。


    一.王尔德的故事

01.序幕

那叠资料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也没翻出个花来。

他泄气的将这叠资料摔在办公桌上,身体后仰,但是劣质的躺椅发出尖锐而又急促的声响阻止了他的行为。他烦躁地挠了挠头,使得本就被一根皮筋松松垮垮绑住的长发,变得更加凌乱不堪。眼睛酸痛着刺激的他的神经,他能感受到太阳穴处的血管加速鼓动着好像下一秒血液就要爆出一般。他碰了碰桌上的马克杯,完全不出意料感受到冰冷的温度刺激指尖时的酥麻感。杯中还剩一半的咖啡早就在他翻阅不知多少遍资料的过程中变成了透心凉的饮品,他盯着杯沿脑子迟钝的转着,思索着这杯咖啡诞生于几个小时之前。然后才后知后觉的想到窗外的背景已经从黄昏晚霞变成了一片乌黑。

  现在是几点了?他翻了翻手腕,让手表从衣袖中露出。

  零点54了。

  加减一下,他呆在这个位置上已经有六个小时还是七个小时的时间?

  这些尚且还是小事,最主要的还是花了这么多时间他还是没有任何的进展。这点让他无比的恼火以及郁闷。

  “你现在想要干嘛?是准备猝死吗?”有个身影慢慢的接近,将手中端着的杯子重重的放置在他的办公桌上,语气不善地问道。

  “啊,逗逗啊,你不是也没走吗?”他小心翼翼得转过身,语气故作轻快地希望可以调笑他,缓解这个奇怪的气氛。

  “不要给我转换话题,我这叫做上班时间。”逗逗冷冷地笑了笑,“我记得某个跳跳先生上个星期刚刚被刺伤过,他这个是不是叫做好了伤疤忘了疼。而且我记得我下的医嘱是让你好好休息一个星期。”

  “那个啊,嗯嗯,好吧我道歉,我真挚的向你道歉。”跳跳双手合十,弯下身子,做足了道歉的样子,“这次的事件整个透露着诡异的感觉啊,如果说和那个案子有关的话,那我们真的是走大运了。”

  是真的走大运了。跳跳将眼神重新转回眼前的那叠资料,默默在心中重复了一遍。

  “首先我不管这个案子重不重要,再重要也比不上身体健康这件事,我可是医生!!我求求你们这些人能不能遵守一下我的医嘱。”逗逗将那叠资料拿起,随意塞进了其中一个抽屉里。然后在狠狠的合上了抽屉。

  “你不是一个法医吗?被你下医嘱让人感到可怕。”跳跳小声嘀咕着。

  “法医也是正常的医生,不要搞职业歧视!!在成为法医前我可是中医!!”逗逗咬牙切齿地说道。

  好好好,跳跳起身不再说话,这种时候和逗逗杠上得到的结果可是显而易见的悲惨。

  “那我回去睡觉了,这里就拜托你了。”跳跳收起桌上的手机,拿起手中的一串钥匙,挂着右手的食指上不断的旋转着。“我今个儿就休息去啦,突然想起我的病假根本没有完,我为什么要来着受这种苦啊·。”

  一边说着一边走出门口去。

  

  零点的街道没有多少人,根本可以说是没有人。

  为了方便很多时候紧急的召唤,他的屋子在三年前搬到了离警局只有三个街道的那个高层公寓的12楼。

  值得高兴的是这三个街道里有24小时的便利店,可以买一两个三明治之类的当晚饭。

  所以今天是吃牛肉的,还是金枪鱼的?跳跳驻足在冰柜的门口,足足五分钟,还没有半点的结论。他的手指游离在那两个三明治中间。

  “看不下去了,这位先生,您真的是占据了我太多的时间了。”有一只手从背后伸了出来,拿下货架上的金枪鱼三明治。

  “这位女士,我就结果而言实在是感谢你。”跳跳拿下最后所剩的一个牛肉三明治·,对着这位素昧谋面的女士笑了笑。

  “现在的男人都是这种样式的吗?慢慢吞吞的也不知道会耽误别人多少时间。”那位女士掏出钱包,喃喃自语地抱怨道。

  “再给我一包15块的烟。”那位女士敲了敲收银台的桌子,语气颇为不善。

  “好的,这位顾客,稍等,三明治要帮你加热吗?”服务员将手中的三明治放进微波炉内,露出一个职业的微笑,“总共25元,请问是支付宝还是微信?”

  女士将手中的支付宝的付款码展示了出来,拿起烟盒打开径自抽中其中的一根烟来,右手熟练地打亮打火机,将烟点燃深吸一口后,满足地吐出一个个烟圈。

  “这位女士,这么晚了还是早点回家比较好哦,毕竟现在这个周围很不太平啊。”服务员将热好的三明治包上纸巾递给那位女士,附带贴心的提醒。

  “哦,最近有什么那个连环杀人案。”女士完全不在意,她微翘嘴角,露出了一个充满着嘲讽的笑意,“如果是那群傻子动用着所谓的夜莺名头的案子,那真是不止一提。”

  “这位女士这个案子很是熟悉呢。”跳跳将三明治放在收银台上,笑眯眯地不做声的询问道。

  这个夜莺名头的案子,便是让他翻了数遍资料都没看出花的事件。

  “那个,呵呵。”女士拿走三明治后,没有任何的话语,只听到高跟鞋在玻璃地板上踩出清脆的响声。

  奇怪的女人,跳跳低下头思索着,直到被服务员递来的三明治唤回神志。

  回去睡一觉,去查查这个女人吧,他把这个女人大致的容貌都记了下来,特别是左眼下的那朵小小的玫瑰花的纹身。

  

  但是他却没有活着见到那个人。

  第二次看见的时候就已经是活人与死人的区别。

 


摸了一张三娘,看看有没有一丝的抚媚的气息~

哈哈

被冰吞噬的少年

屈服於命運

loft的畫面壓縮的真是慘

《溺水》

草稿篇

还没有画完,只是涂了个大概的颜色。

表现的就是莎丽女神被马三娘下毒后一系列的心境,感觉的就是好像被拖到水底,无人能够拯救,伸出的手没人能抓住的感觉。

侠骨柔

哎,随手画画,不想画了

最近专业课的作业多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