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旧

侠骨柔

哎,随手画画,不想画了

最近专业课的作业多到炸!

七侠记事本

想写写灵异性的刑侦文。

就当练练手。

文中关于妖鬼的故事,有些来源于古籍,有些特性自己想象,不要太过于深揪

谢谢各位看文的朋友。

01.

  五零二办公室在三楼,要从位于一楼的档案室去办公室,就必须爬上两层楼梯。当然警局内部是有电梯的,只是和档案室的距离相差实在太过巨大,有这种闲工夫从最侧的档案室跑到靠近前门的电梯口,还不如就直接顺着边上的安全通道的楼梯向上走。

  大楼内部的楼梯定期有人打扫,大理石制的地板完整的反射着每个来来去去的人的倒影,高跟鞋的细跟与大理石相碰发出接连不断的脆响,伴随着大楼间回荡着的微弱的回声。还没有走到三楼,就可以听见一个模糊不清在喊叫什么的声音。蓝兔低低的叹了口气,看起来今天被他们派遣出来拿外卖的是大奔。

  蓝兔踏上最后一节台阶时正好和夺门而出的大奔撞了个正着,蓝兔就感觉有一阵旋风从耳边刮过,伴随着一句没头没尾“我们今个是酸辣粉。”之后就没有身影,蓝兔只有余光看见有一抹蓝色消失在视野中。

  毛毛糙糙,被局长看见了又会开骂了吧。

  这样想着,她踏上了铺满着地毯的三楼区域,和在一旁接水的他们办公室中除她外唯一的女性莎丽打了个招呼,从边上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几个玻璃杯里拿出了一个杯子,递给弯着腰的莎丽说道,

  “也帮我盛一杯,档案室真是热死了,最近的饮水器居然还没有换水,我真的是渴了一个下午。”

  莎丽接过杯子,笑着说道,“蓝兔姐,你的那个案子已经破了?”

  “啊,那个只是个小案子是,说实在话根本不值一提,”蓝兔靠在低矮的木桌旁,翻着手中的档案袋,回应着好友的的疑问,“这件才是大案子,已经是一个悬了两个月的案子了,好像至今其他的部门都没有任何的结果,就转到我们这来了。”

  “我们部门还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案件回收站啊,”莎丽撇了撇嘴端着两杯水站起调侃道,“我们回办公室吧,大奔估计外卖快拿回来了,今天是。。。”

  “酸辣粉,他刚才一边吼着一边下楼的,”蓝兔接过水杯,跟上好友的步伐有说有笑的推开五零二办公室的门。

  随着门推开时与地毯相互摩擦的声音,办公室里坐姿各异的剩余的四个人纷纷探出身子与进来的两位女性打了个招呼。

  “怎么样了,我们的蓝兔宫主你的那个案子这么快就破了,”坐在最靠近门的办公室的位子上的一个五官清秀的男子,左手托着下巴,右手转着一只市面上最普通的黑色水笔,嘴角微钩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小案子,小案子,都不用跳跳你出手的案子可不小吗?”蓝兔嘴角含笑快步走到离跳跳两个办公桌的位置旁,拉开椅子坐下,将水杯轻放在桌子上,而原本夹在腋下的档案夹还没等她抽出安顿好,就被坐在一旁穿着短袖衬衣的男子抽走,开始翻动着 。    

  “我们下一个案件?”男子一目十行的过了个大概,开口询问到。

  “嗯,这个案子被挂了将尽两个月了,还是转到了我们这。”蓝兔翻开笔记本电脑,熟练的输入了一串密码,“一会大奔上来了,一同说了好了。虹猫我想你也应该稍微制止一下大奔这种大吼着跑下去拿外卖的行为,早晚有一天会被局长杀掉的。”

  “我要是能制止他,就好了。”虹猫将夹子放在桌上,将网址打开进入了警局内部网输入了自己的账号和密码,在搜索引擎上打上了夹子文件的封面的序号数字。

  整页整页的黑色字体瞬间出现在视线之中,虹猫叹了口气如此巨大的信息量对于案件本身的危险程度都是一种侧面的映照。他点网页右上脚的分享按钮将这个案件发到他们这个办公室的微信群里。

  “各位睡觉的,打游戏的各位,有案子了。”虹猫叩了叩桌面

 

  没有人搭话,所有人在选择用手机点开分享后都默默放下后打开了电脑。

  信息量之大超乎了他们的想象,而案件本身也是远远超越了他们的之前的想法。

  卷宗里记录了时间,地点,人物。

  上个月的十八号,也就是农历的初一,新月被云层掩盖的日子。从那天开始每天都会在一个同样的小巷,发现一具尸体,尸体异于常物,尸体脸上的脸皮被精细的撕下,完完整整从额头到下巴连接的颈部。但是于此形成对比的就是尸体的身体部分有着被野兽撕扯的痕迹,五脏六腑有被啃食的痕迹,有残渣的肉末散落在尸体的周围。

  一个杀戮现场的后续情节。。

  这样的场景连续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每隔三四天就会在不同的巷子发现惨状如一的尸体,如今在重案组堆积的尸体已经有十多具了。凶手如鬼魅一般,‘它’躲避开了一切的监视器件,没有任何人知道‘它’从何而来又到哪去,存在的好像只有杀人的那一个瞬间。

  死去的女孩们的亲人的泪水与悲哀尚还回荡在警局大堂。

  如今各大的新闻头条上的话题是越炒越热,女孩们的亲人友人一一警戒着她们,出门的时候不能化妆,最好可以遮掩自己的面容,她们被禁止穿着花哨的衣物,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却宽大的斗篷是最近她们的装扮。对于警察而言,最感到痛苦的就是这样,无法找到凶手,只能无数次的告诉她们,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对她们说不要怎么样,要避免怎么样,而没有能力为她们创造一个可以让她们放肆的社会。

  “画皮?这是。”在颇为承重的气氛中,所有人怀着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矛盾与挣扎的心情看完了这充斥满五页的案件报告后,虹猫第一个打破了僵局。

  “对,这个选项的正确率很高。”跳跳点了点头附和道。

  画皮这种精怪最被人熟知的大概就是蒲松龄先生笔下的故事了,将他人的皮囊裹在自己的脸上,它们是厌恶丑陋的,最喜欢美人的脸,于它们而言夺了他人的脸,同样也是夺了他人的气运,慢慢的潜移默化的夺走了他人的身份。这无疑是最致命的一点。

  它们只要存在于人世烟尘中,将无法发现它们的扭曲的气场。

  所有人都在沉思的时候,只见大门突然被大力推开,一个洪亮的声音对着屋内吼道‘

  “各位我们的外。。。。。卖。。。到了,你们这。。。。。是怎么了?”

  话到了后面已经伴随着疑惑,与和气氛不相容的尴尬感。

  “大奔,你是真的,没有那个感受气氛的能力。”虹猫扶额苦笑道。

 


手书真是个巨坑啊……
三张图片的草图,就已经要把我折磨死了……
再接再厉吧……哎....

摸鱼了一只蓝兔宫主,大概背景是穿着麻布衣下山,体验平民生活,在客栈的时候,遇到了一群恶人,于是冰魄就出鞘了。。。。

emmmm。。。

各位看看就好,主要是懒得画衣服了。。。。

宫主的美画不出万分之一。。。

明明是少侠的生日,昨晚却一直在画宫主。
23333
最近在写民国风的文字,写着写着就想到了一句话
“宁为玉碎 不为瓦全”
而宫主在我心中一直都是这样的形象
希望能画出来这种气魄!
为我半个月的板绘练习打个卡!

收到啦!
超级棒!
感谢太太的产粮(o^^o)@夜露 

杭州某小巷,宛若天神降临

无巧不成书(一)

大概是
小说家出久\明星轰
我的任务是发糖
我爱他们!
————————————-
无巧不成书


【一.】


从未拉紧的窗帘间隙中,有些许阳光透过,斜射在靠窗的桌上。


透过隐隐的光,能看见桌上散乱着七八张类似于草稿纸样,墨水瓶上并没有盖子,钢笔也是没有盖帽,就这样暴露在空气里。这个空间昏暗,寂静的连着微尘的飘浮的声音都清晰可感。


沉闷的铃声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响起的。


一遍,一遍,又一遍。


反复的,不间断的。


也不知道在第几遍的时候,终于是有了些许的反应。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然后是一个巨大物的落地声,以及一声痛呼。


“这都是,什么事啊…..”略带着早上特有的沙哑的声音,一个身影慢慢的爬了起来.手机的铃声依旧还在没有停息的响着.


身影跌跌撞撞的走到桌前,左手拉开窗帘,右手不断的在桌上摸着,寻找着什么.


阳光铺撒的一瞬间,条件反射的闭了眼,右手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便感到手背一凉….


无数次的同样事件的发生,已经让他完全明白了现在处在什么遭遇---------啊啊啊啊啊,墨水瓶为什么又翻了!!!!要完啦啦啦啦啦!!!!-------脑海里循环着诸如此类的句子,托阳光的服,他总算在桌角看见了一个模糊的,熟悉的轮廓.


眼镜.


手机铃声还是没有停止,他已经猜出是谁了,并且知道如果再不接电话,估摸着又会发生上次那个派出所的乌龙事件.无暇顾及右手上的墨迹,一时半会也没有在视线范围内看见餐巾纸,随手抹在了那七七八八的草稿纸上.


手机果然落在那堆满书籍的角落,大概昨天在看资料时,落下的?大概?


“喂…..”


“小久!!!!你终于接电话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了意外与惊喜!”我还以为,又要像之前一样打一个多小时你都接不到!!”


一个标点都没有的一长句话,说下来你也是厉害的.


“我这不是刚刚截稿吗…丽日有事?”他默默吐槽着,开口问道.视线扫过边上一版精装书籍,腰封上用夸张的语言写到---------


“天才作家,绿谷出久的代表作再版!!”


绿谷出久,是他的名字.小说家.默默写文大概有个五六年的时间了,两年前突然爆红,书籍瞬间一销而空,各大奖项凭空而降.毫无预兆,突然降临.名气越大,承受的是非也多,好在享受写作是他为二的两个爱好之一.除了写文的时间不断地被压缩之外,他倒是没有太多的意见。


“小久啊,你是不是赶稿赶得忘记了呀,今天下午3点有个合同要好好商议一下.”


“合同?!”绿谷没有反应过来.


“果然,”电话那头叹了口气,”你的书,就是那本不是要拍电视剧了嘛!!你的版权卖出去!!你还记得吗?!”


记忆慢慢回溯,逐渐的开始想起来了.拼图一块一块的拼好.


那是三天前的事情.


“他们选好演员了?这么快?我还以为会很难找.”绿谷侧头夹住手机,在手上抹上洗手液,开始清洗右手的墨迹.


“小久,那个演员,听到了不要太惊讶.”


“总不可能是欧尔麦特吧,他可是息影好久了.”绿谷笑着将水龙头打开,静静看着水冲走泡沫,自顾自的笑出声来.


“他是----------”


脑海中好像一瞬间的空白,直到手机砸到左脚,生理上隐隐的痛感,才将他惊醒.





下午2:56分


绿谷已经在约定的咖啡店的后门口,磨蹭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了。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些什么。



屋子里的人,明明绝对不会认识他。


也不应该认识他。


在那个时候,那个巷口,这是他做出的选择,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不会后悔。


绿谷深吸一口气,手握上了门把手,但是在下一秒,门把自己转动了。


人吧,在精神绷得最近的时候,一但被其他事物打破这一连串的动作都会条件反射的愣在原地。


于是,绿谷少年,就看着门从内部拉开,一个身影直直的冲了出来,就这样装上了他的胸口。理所当然的重心不稳,绿谷向后倒去,下一秒,背后就突然出现了一个支撑点,将他扶起,然后紧紧贴在了胸口。


不陌生,熟悉的要命。


鼻尖环绕的气息和多年前一模一样。绿谷诧异于自己居然还记得那么多年前的,这么微小的细节。


大抵世间一切另自己感动的,欢喜的任何瞬间,都是刻在石碑上的痕迹,经历多少岁月的流逝,也依旧在那里。


再相遇,依旧还是瞬间能回到最初的那个时刻。


不曾忘记。

年少欢喜

*之前在贴吧发过,但是没有跟完,现在重开
*高三,我觉得我在作死
*fuji是本命,我爱他
*祝每位看文的天使愉快
—————————————————
年少欢喜

01、
【宿舍】
“赢啦!大学三年!终于赢了雅子你一次了!!!”女孩扔下手中的牌,开心的大叫。
“有这么开心?”我好笑的将手中的残牌与其他的牌混在一起,“不过是一次罢了,继续吧,胜美。”
“等等!你还记不记得,两周前我们约定好的!如果我赢了,你就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手一顿,我说这小妮子,今儿怎么这么兴奋,原来是策划好的啊……
“还真是辛苦你,记这么清楚,问吧。”我将牌叠整齐,放在一旁。
“我们亲爱的雅子小姐,请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雅子的脸红啦!!”几乎在下一秒,我听见胜美这么喊道。
真是.....
我当然有喜欢的男孩,那个只要一提起他的名字,就会脸红,心跳加速。无需闭眼,脑海中自然会浮现他的样子。
我年少欢喜的人啊……
02、
大概,每个女孩在十七八岁的时候,都会遇见一个人。
让你不顾一切的想去了解,将他的喜好,生活作息,行为习惯背得比课本上的古文还要流畅;会无数次提起笔,下手画他的模样,每次都觉得不到他的万分之一的气韵;念着他的名字时,就好像夏天坐在车站边的甜点店里,挖一小勺酸甜可口的冰淇淋,融化在唇齿之间,留下了一层浅浅的甜蜜。
于我而言,那个名字是————
不二周助。
03、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高一的入学考试上。
长得真好看啊……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
我的整场考试都在这样的碎碎念里进行。找尽一切的机会,回头———他在我斜后方。换来了监考老师——我未来三年的班主任,严厉的提醒。
“二排四座的女生,不要转来转去!”
尴尬。我正准备快速回头,在那个一瞬间,我看见他,抬起了头。
四目相视。
不知过了多久,后来我才知道也不过是几秒的时间。但对于我来说,那一刻,成为了我未来在低落、无助、悲伤时,每次都会想起的画面。
阳光零碎的洒在少年的脸上,金色的光勾勒出精致的脸的弧度。
少年略带笑意的眼瞳里,揉进了炫目的阳光,扰了一池春水。

04、
当我踏进教室的时候,第一次,在我十六年的岁月里,真正的感谢上帝。
还有什么比和自己的男神朝夕相处,将要在未来三年里,在一个教室生活。
之后,我知道了他的名字。
我轻声重复,低声呢喃着这四个字。
好像吃着棉花糖,融化在嘴里,甜甜腻腻,不断刺激着心脏,一下又一下,噗通—噗通—
那个时候的喜欢,毫无理由,却又固执的,不愿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