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旧

无巧不成书(一)

大概是
小说家出久\明星轰
我的任务是发糖
我爱他们!
————————————-
无巧不成书


【一.】


从未拉紧的窗帘间隙中,有些许阳光透过,斜射在靠窗的桌上。


透过隐隐的光,能看见桌上散乱着七八张类似于草稿纸样,墨水瓶上并没有盖子,钢笔也是没有盖帽,就这样暴露在空气里。这个空间昏暗,寂静的连着微尘的飘浮的声音都清晰可感。


沉闷的铃声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响起的。


一遍,一遍,又一遍。


反复的,不间断的。


也不知道在第几遍的时候,终于是有了些许的反应。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然后是一个巨大物的落地声,以及一声痛呼。


“这都是,什么事啊…..”略带着早上特有的沙哑的声音,一个身影慢慢的爬了起来.手机的铃声依旧还在没有停息的响着.


身影跌跌撞撞的走到桌前,左手拉开窗帘,右手不断的在桌上摸着,寻找着什么.


阳光铺撒的一瞬间,条件反射的闭了眼,右手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便感到手背一凉….


无数次的同样事件的发生,已经让他完全明白了现在处在什么遭遇---------啊啊啊啊啊,墨水瓶为什么又翻了!!!!要完啦啦啦啦啦!!!!-------脑海里循环着诸如此类的句子,托阳光的服,他总算在桌角看见了一个模糊的,熟悉的轮廓.


眼镜.


手机铃声还是没有停止,他已经猜出是谁了,并且知道如果再不接电话,估摸着又会发生上次那个派出所的乌龙事件.无暇顾及右手上的墨迹,一时半会也没有在视线范围内看见餐巾纸,随手抹在了那七七八八的草稿纸上.


手机果然落在那堆满书籍的角落,大概昨天在看资料时,落下的?大概?


“喂…..”


“小久!!!!你终于接电话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了意外与惊喜!”我还以为,又要像之前一样打一个多小时你都接不到!!”


一个标点都没有的一长句话,说下来你也是厉害的.


“我这不是刚刚截稿吗…丽日有事?”他默默吐槽着,开口问道.视线扫过边上一版精装书籍,腰封上用夸张的语言写到---------


“天才作家,绿谷出久的代表作再版!!”


绿谷出久,是他的名字.小说家.默默写文大概有个五六年的时间了,两年前突然爆红,书籍瞬间一销而空,各大奖项凭空而降.毫无预兆,突然降临.名气越大,承受的是非也多,好在享受写作是他为二的两个爱好之一.除了写文的时间不断地被压缩之外,他倒是没有太多的意见。


“小久啊,你是不是赶稿赶得忘记了呀,今天下午3点有个合同要好好商议一下.”


“合同?!”绿谷没有反应过来.


“果然,”电话那头叹了口气,”你的书,就是那本不是要拍电视剧了嘛!!你的版权卖出去!!你还记得吗?!”


记忆慢慢回溯,逐渐的开始想起来了.拼图一块一块的拼好.


那是三天前的事情.


“他们选好演员了?这么快?我还以为会很难找.”绿谷侧头夹住手机,在手上抹上洗手液,开始清洗右手的墨迹.


“小久,那个演员,听到了不要太惊讶.”


“总不可能是欧尔麦特吧,他可是息影好久了.”绿谷笑着将水龙头打开,静静看着水冲走泡沫,自顾自的笑出声来.


“他是----------”


脑海中好像一瞬间的空白,直到手机砸到左脚,生理上隐隐的痛感,才将他惊醒.





下午2:56分


绿谷已经在约定的咖啡店的后门口,磨蹭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了。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些什么。



屋子里的人,明明绝对不会认识他。


也不应该认识他。


在那个时候,那个巷口,这是他做出的选择,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不会后悔。


绿谷深吸一口气,手握上了门把手,但是在下一秒,门把自己转动了。


人吧,在精神绷得最近的时候,一但被其他事物打破这一连串的动作都会条件反射的愣在原地。


于是,绿谷少年,就看着门从内部拉开,一个身影直直的冲了出来,就这样装上了他的胸口。理所当然的重心不稳,绿谷向后倒去,下一秒,背后就突然出现了一个支撑点,将他扶起,然后紧紧贴在了胸口。


不陌生,熟悉的要命。


鼻尖环绕的气息和多年前一模一样。绿谷诧异于自己居然还记得那么多年前的,这么微小的细节。


大抵世间一切另自己感动的,欢喜的任何瞬间,都是刻在石碑上的痕迹,经历多少岁月的流逝,也依旧在那里。


再相遇,依旧还是瞬间能回到最初的那个时刻。


不曾忘记。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