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旧

那个洋娃娃病号(二)

真的超喜欢弟弟和哥哥!!

很早就入坑了,直到高考结束才有机会写文!

陈医生and洋娃娃病号坤坤

我的宗旨是无条件发糖!!

上一篇   (尝试一下超链接)


【二】

  新闻并不长,简洁清晰的将事情的前后因果写了出来.

  大致就是因为在拍戏的过程中,勿食了导致过敏的药物,然后昏倒在拍摄现场。陈立农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闭塞,这件事情放在当时一定是上热搜榜第一的,而自己完全不知道.

  “院长,那实情呢?我不相信只是单纯的药物过敏.”陈立农用一种你以为我傻的表情望着对面的一直笑嘻嘻的院长.

  “其实也不是故意瞒着的,毕竟很难说出口,”院长看见护士拿着一篮子的验血的设施快步走过来,他凑近陈立农低声说道,”是药物过敏,有人换了他之前的治病的药,娱乐圈水太深….”

  这就有趣了,陈立农无力的勾了勾嘴角,接过了前来护士手中的设施,跟着院长推开了病房门.出人意料的是,今天他的洋娃娃病号并没有像往日一样蜷缩在被子里面,等着他用沾了消毒液较为冰凉的手,将他唤醒.而是坐在临窗的单人沙发上,阳光洒进为他镀了金边,细碎的光斑洒下照在他握着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上,他开始说话,嘴唇张张合合的与之间与他交流时并无半点不同,但是话语流露出的,是仿佛从天山之上融化的雪水一般,凉的彻底的话语.

  “我说了,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那一刻,陈立农有些晃神.他无法将这个男子和前几天那个乖乖吃药,听话治疗的男孩联系到一起.有种自家孩子突然长大的感觉.

  想什么呢,自己.陈立农将手中一篮子的设施放好在一旁的桌子上.走到洗手台边上,挤了些许消毒水抹在手上,涂抹均匀后,顺手从边上的消毒柜中的拿出一个玻璃杯子,倒上刚烧好的开水,将几颗不同种类的药,摆在一旁的盘子里.

  “我现在没空和你说这些那些的!这件事没有余地.”

  话说到这里,陈立农听见沙发挪动的声音,余光就见蔡徐坤将手机摔到病床上

“来,先抽血,再吃药.”陈立农本着不管他人私事的基本礼貌假装翻过了刚才那页,开始准备抽血的道具.

  “农农啊,”陈立农听见了边上的人唤了一声.带着甜腻的味道.

  陈立农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被他这么唤了,大抵是因为之前他不小心在病房里开了尤长靖给他的微信语音.跟着他叫的吧.

  同样的称呼,不同的人来,却是不一样的感觉.

  也是奇怪.来自理科生的陈立农的疑惑.

  “你能过来一下,就一下.”声音与之前不同,也与之前不同,带了些许陈立农听不大懂的语气.

  蔡徐坤整个人缩在沙发上,露出了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好像森林里不经意间看见的一匹小鹿,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最纯真的愿想.

  “怎么了,”陈立农放下了手中的医务设施,快步走到了他面前,蹲下,像往常一样轻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回想着平日安抚孩子的语气.

  “累.”蔡徐坤头一歪靠在他的肩膀上,半眯着眼,含糊不清的说道.

  这是陈立农第一次看到他真正意义上的脆弱.好像一直都笼罩在他身体周围的结界慢慢被打破了一般,一直假装百兽之王狮子的猫咪终于露出了,独属于他的脆弱与对周遭一切恶意的恐惧.

  【恐惧让你的身体变形,如同笨拙的雕塑师毁掉一块完美的石头一般.】

  他突兀的想到了这句话.

  现在的他,仿佛就是这样,那个强撑着自己,在这条路上一直仅凭着”梦想”两个字支撑下来的自己,现在脆弱的像是接近硬度临界点的原石一样.

  美好的东西,完美的东西,毁灭是一瞬间的事.

  而梦想,这两个字.对于有些人来说轻如鸿毛,但有些人来说却重如泰山.

  陈立农不自觉的想到这些手已经从头发移到他的肩膀处,不自觉的轻拍,嘴中哼着小曲,哄着他伴他入睡.

  等等,入睡是啥?陈立农从这个气氛里突然抽离.还是要吃药和抽血的好伐!!

  “坤坤,坤坤,醒醒…”陈立农推了推他的肩膀,小声上的脑袋,轻声唤道.

  洋娃娃微睁开眼,眼里含着水汽不满得嘟囔了一句.

  

  



 

  

 

 

 

                                                                                                                                                   ,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