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橘子

片段记忆

回了乡下,我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被拆毁的我外婆家的旧址。
有些时候,想想,那些与这个房子发生的事情好像还在昨天。
那些遥远的昨日的记忆。
#
那是我才几岁的事了?
时间揉碎成一片一片的,就好像某个夏日午后的阳光,穿过枝丫,落到草地上,斑斑点点,支离破碎的。
那些都是很小的画面,比如说啊,穿过极为广阔的大理石板铺成的一楼大厅。有一扇门,门后面是堆积着灰尘的杂物,而记忆中,打开门一瞬间,阳光透进,浮尘飞舞,向我彰显着它所存在的环境——这并不能影响我,走到里面一探究竟————即便一身灰。
大厅里,有着一套黑皮的沙发。我还记得,曾有一个晚上,那个木质的,镶嵌着蓝色玻璃的大门,大开着,也不知为什么,那时几点。只记得从蜷缩在沙发上某一角的我,看着远处深的发黑的天色,无端想起了“有狼来叼走孩子的故事”,风声萧瑟,吹着小院里的树。
这是我对恐怖,最初,也是最深的记忆。
大概,在未来的很长日子里,都不敢关灯睡觉,有这样的原因吧。
说道灯,最漂亮的还是那一圈的彩色小灯。
哪怕是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多少3D、炫彩的画面层出不穷。被问道最好看的灯时,脑海里,依旧是那一圈的小灯。
后来,母亲才告诉我,那只不过是最普通的一圈嵌入式的圆灯而已,只是会发彩光而已。但是啊,那个晚上,身上盖着被子,周围萦绕着令人安心的母亲的体香,整个环境自在,舒缓,好像时间在这时,真的走的很慢很慢,慢到我可以将那时的彩色的灯光,看的很久很久,一点一点的记入我的脑海,知道十多年后的今天想起,依旧别无二样。
我最欢喜的,是老宅子里,互相连通的走道。
窄窄的,木板踩上去会有吱呀吱呀的声响。
好像探险一般,我从这个房间走进,从另一个房间出来。我看见了很多东西,有那些青涩身影的发黄的照片,有被盖上白色布的老式缝纫机,有散落一地的书籍和排版在现在看来不堪入目的报纸,还有啊,被厚重的窗帘掩盖的阳光,昏昏沉沉基调的房间,唯一的亮色大概是只有,那不甘被遮挡,从帘角渗出的阳光。
现在,我唯一可以看见的,唯一还留在那的,只有一方水池和,那逐渐堆厚苔藓的石柱。
那是儿时的我,穿过狭小的,烟雾弥漫的棋牌室,推开后门,每天大概都会去的地方,那个地方,很好看,很安静,是我一直以来对她的印象。
如今,还是她,守着这样的一小寸地方,小小的保留着,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她还记得她前面的那栋白色的屋子。
我一直都认为,【物】是记载存在的最好的东西。那些我已经忘记的事情,她或许还帮我记得,知道我是如何一年又一年成长的,若我能与她有一点缘分,望她托梦于我。
我还是很想再看看十多年前,我爱的,十多年后,我念念不忘的那个地方。
那时的阳光。
【后记】
可能有小部分描述的与实际不和,没有办法。
毕竟记忆是一种主观的东西,它在儿时我的脑海中,呈现的是什么样子,我就写成什么样子。
并没有完,我对那个房子的记忆,不止我提到的万分之一。
希望有时间,能够再写下些许。
当她被拆后,留下的面积,与我脑海中的严重不符,我记忆里,她简直大到无边去了。(笑)

评论

热度(8)